南昌全飞秒近视手术价格,南昌全飞秒近视眼激光手术,南昌全飞秒近视手术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社会 正文 来源: 荆州电视台 时间:2017-12-17 06:15:10

南昌全飞秒近视手术价格,

K图 300104_2

  至2016年时,深圳冠鼎就退出了乐视致新的股东序列。

  2013年4月2日,乐视网披露董事会决议称,深圳冠鼎向乐视致新增资,完成增资后,深圳冠鼎占股乐视致新20%。

  2015年12月21日,乐视网在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关于公司重大资产购买的法律意见书”中,最后一次提及了深圳冠鼎。此后,深圳冠鼎在乐视网的公开信息披露中,便再无影踪。

  乐视与鸿海方面曾签订了一项排他性协议。按照协议,郭台铭在中国大陆不能再为其他互联网公司制造智能电视。

  曾经共同豪言要赌一把未来的贾跃亭郭台铭,如今正在“背向而行”,越走越远。

  现在看来,新近做出暂停向乐视致新入股决策的台湾仁宝电脑,更像是步同乡后尘。在世界范围内声名更加显赫的富士康,在仁宝电脑之前,业已悄然退出了乐视致新的股东阵营,股权的退出,这显然比市场广为传播的富士康代工乐视电视接单量的消息,更具实质意义。

  作为乐视旗下智能电视业务的承载平台,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下称乐视致新),地位重要。乐视网于2013年4月发布公告称,子公司乐视致新获得增资。按照公告披露的信息,增资之后,一家名为深圳市冠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冠鼎)成为乐视致新的股东,持有公司20%股权。这家公司被视为富士康的关联公司。

  不过,《等深线》记者采访获知,截止目前,深圳冠鼎已经不再位列乐视致新的股东名录。自2016年开始,深圳冠鼎就已经不在乐视致新的股东名录当中。股东关系的终结,意味着乐视与富士康的合作,已经与一般市场上订单-生产的商务合作不无二致。

  制造业真正的大佬,已经与贾跃亭挥手再见。

  股权“做别”

  贾跃亭和郭台铭的相识可以追溯到2012年6月中旬。其时,一年一度的液晶面板采购团6月启动,贾跃亭随团赴台。在带队的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秘书长白为民的引荐下,贾跃亭预约到了郭台铭3到5分钟的拜访时间。

  二人相谈甚欢。7天之后,郭台铭就和贾跃亭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乐视与鸿海方面签订了一项排他性协议。按照协议,郭台铭在中国大陆不能再为其他互联网公司制造智能电视。与此同时,双方还成立文化合资公司,从事影视、动漫版权业务。

  乐视智能电视业务的主要承载平台是注册在天津的乐视致新。2013年4月2日,乐视网披露董事会决议,深圳市冠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13,127.7930万元(货币)对乐视致新增资,其中4,038.7048万元作为出资额,余额9,089.0882万元计入资本公积。上述增资事项完成后,在乐视致新的股权结构中,深圳市冠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位列第三大股东,持股20%。

  这是深圳冠鼎第一次出现在乐视网与乐视致新有关的信息披露当中。这家公司被视作是富士康方面的关联公司。

  此后,深圳冠鼎多次在乐视网涉及乐视致新的信息披露中“现身”。根据《等深线》记者统计,自2013年4月至2017年6月,乐视网共有13项公告涉及到深圳冠鼎对乐视网子公司乐视致新的投资,尽管深圳冠鼎的持股比例,在此间曾有变化。

  乐视致新目前有七家股东,分别为乐视网、天津嘉睿、乐视控股、宁波乐然、鑫乐资管、华夏人寿、贝鸿科技。除乐视网、乐视控股之外,天津嘉睿是新晋二股东孙宏斌融创(中国)方面的持股平台。在当前的股东结构中,已经没有了深圳冠鼎的身影。

  接近交易的两个独立消息源告诉《等深线》记者,至2016年时,深圳冠鼎就退出了乐视致新的股东序列。

  乐视致新设立于2012年。2013年乐视致新的企业年报显示,其股东总计有四家,分别为乐视网、乐视控股、贝鸿科技和深圳冠鼎。2014年,其股东有5家,除上述四家之外,又增加了鑫乐资管。2015年,这一股权结构维持不变。2016年,乐视致新的股东重新回到了四家。

  记者掌握的乐视致新2016年企业年报显示,乐视致新的股东总计有四家,分别是乐视网、乐视控股、贝鸿科技和鑫乐资管,其间已经不见深圳冠鼎的身影。

  2015年12月21日,乐视网在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关于公司重大资产购买的法律意见书”中,最后一次提及了深圳冠鼎。此后,深圳冠鼎在乐视网的公开信息披露中,便再无影踪。

  对此,《等深线》记者向乐视、富士康方面询问,截至记者发稿时止,尚未得到正式回复。

  深圳冠鼎是谁?

  自乐视网公告深圳冠鼎通过增资持有乐视致新20%的股权之后,深圳冠鼎即被认为是富士康的关联公司。

  深圳冠鼎设立于1993年,股东为深圳市讯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讯峰实业)及另外4位自然人,法人代表为杜陵。他还在深圳冠鼎出任执行董事和总经理职务。讯峰实业的股东为4位自然人,其中亦包括杜陵。杜陵在该公司同样出任执行董事、总经理。

  《等深线》记者了解到,杜陵还是鸿富锦精密电子(成都)有限公司的监事。

  值得一提的是,鸿富锦精密电子(成都)有限公司隶属富士康集团数字产品事业群。而其主要的股东之一鸿富锦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注册地位于深圳市龙华街道东环二路2号,富士康科技园内。针对冠鼎建筑与富士康之间的关系,富士康集团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不方便回答。

  同时,深圳冠鼎的注册地址位于深圳市龙华街道东环二路2号富士康科技园F7区B栋第3层南分隔体。十分巧合的是,讯峰实业的注册登记地址也位于深圳市龙华新区龙华办事处东环二路二号富士康科技园F7区。

  《等深线》记者日前来到富士康集团龙华科技园,经过多名富士康员工证实,F7区位于富士康科技园的北大门附近。

  一位自称在富士康工作了10年的员工告诉记者,通过富士康招聘进去,然后会被分到不同的事业群,做不同的工种。里面全是归富士康管的,除了个别业务外包给其他公司,比如安检员业务由恒博公司来做,还有网络安全维护等,但也是为富士康服务的。

  代工削减

  一方面是深圳冠鼎退出乐视致新股权,另一方面,乐视智能电视在富士康代工的出货量,也一路走低。

  记者从行业机构奥维云网获得的数据显示,2017年1到4月份,富士康方面代工出货的乐视电视数量仅为: 6600台,3200台、7200台、4500台。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告诉记者,目前富士康还有乐视电视的出货,可能是之前的库存。

  富士康集团对接中国内地媒体的公关负责人告诉《等深线》记者,对此不愿做任何表态,因为乐视若是富士康客户,不能透露客户信息;若不是富士康客户,则更没理由做任何回复。

  富士康行销长(CMO)袁学智则告诉记者,与乐视致新的合作方式是代工,也就是按需生产,乐视的需求多就多生产,需求少就少生产。这是乐视方面的市场需求所决定的。

  记者从行业机构奥维云网获得的数据显示,乐视电视的销量2016年12月的销量45.6万台,但到2017年1月已经下滑至12.8万台,2017年4月有回升,达到27.8万台。奥维方面称,这是全国零售全渠道数据,包括线上。

  对于乐视电视的销量数据,乐视致新公关负责人给出的最新回复,电视业务一切正常,销售数字按照相关的监管政策,不便披露。但以上提到的3000多台的抽样统计数据,远远低于实际销量。

  消费电子分析师马俊颖认为,700万台平均到每个月销量达到58万台,若按照奥维提供的统计数据来看,2017年前4个月的销量不及预期。除非下半年单月的出货量或者商用电视出货量(商用电视不在全零售渠道范围之中)有巨大的提升,否则很难达到“保700万台,争800万台”的目标,而且乐视的主要销售渠道还是零售渠道。

  何故告别

  消息人士告诉记者,压倒乐视富士康代工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则是由于乐视美洲市场收购折戟。

  2017年4月上旬,乐视网正式宣布放弃对美国电视厂商Vizio 20亿美元的收购,原因是受到“监管阻碍”。尽管乐视北美方面在给媒体出示的声明中,一再强调Vizio的平台中已经引入了乐视的内容。但细节无关宏旨,乐视北美市场的布局暂且搁置。据以上人士称这几乎打乱了富士康美国市场的战略计划。2016年4月,作为富士康从代工企业向终端品牌延伸计划的一部分,富士康如愿收购夏普。不过2015年5月捷足先登的海信让富士康显得颇为尴尬。

  当时,海信电器与美国海信以2370万美元的总价在收购夏普墨西哥工厂,还获得了夏普电视在美洲地区(巴西除外)的品牌使用权。海信的收购打散了郭台铭的国际市场布局整体计划,以上消息人士告诉记者,郭台铭之后希望与海信谈判,以求购得夏普美洲市场(巴西除外)的品牌使用权,但协商以失败告终。

  乐视自然成了郭台铭曲线救国的一步棋,在郭台铭看来,乐视若能成功拿下美国品牌Vizio,郭台铭就会追加乐视网股份占比,郭台铭就可以自然地打入美国市场。但乐视电视销量的大幅下滑和北美市场收购的折戟让郭台铭放弃了增资想法,就连代工也受到了影响。

  对于记者提出的富士康是否已经停止对乐视致新的代工,乐视致新公关部方面不置可否,只是称电视业务一切正常。对此袁学智表示,这样的说法显得有些“本位主义”,富士康的国际化能力与国内企业相比并不差,甚至更加成熟,所以希望借乐视国际化的说法并不成立。


0
编辑: 农雅昌
 

更多>>华推荐

更多>>点排行

更多>>门视频